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赛马会资料一句解一肖 > 正文阅读

一个执行回转案十七年的期待

发表日期:2021-08-07 15:24  作者:admin  浏览:

  近日,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通过清查整改,对一起长达17年的执行回转申请重新查证核实,成功办结,回应了群众对司法的合理期待。这起案件是七星区法院在教育整顿中以自查促自改的典型案例。

  所谓执行回转,是指在案件执行完毕后,因据以执行的法律文书被依法撤销,由执行人员采取措施,强制一方当事人将执行所得到的利益退还给原来被执行人,恢复到执行程序开始前的一种制度。

  在司法实践过程中,由于法律制度发生变化,或出现新的证据事实,或原判决、执行有误,难免会造成执行回转,这一制度是对被执行人权利的救济,也是维护司法公正和法律正义必不可少的。

  1992年,原案被执行人刘某与曾某等3人合开海鲜酒楼,因经营不善,酒楼很快停业,曾某等3人要求刘某退回投股及对外筹借的资金。刘某以合作经营应共担风险为由拒绝退钱,被曾某等3人诉上法庭,理由是:刘某为经营酒楼向其借款,应连本带息偿还。

  首次起诉是1994年,当时我国涉及合伙的法律规定仅有民法通则第五章的6条内容,其中不包含对合伙行为的认定、退伙的程序以及大部分合伙人权利义务的规定。

  1994年底,一审法院认定刘某与曾某等3人的借贷合同关系,判决曾某等3人胜诉,刘某不服提起上诉。后几经重审、再审,其间也出现改判。1999年该案被上级法院再次发回重审后,最终维持一审退还本金的判决,但驳回了偿还利息的诉请。判决生效后,案件进入执行程序。

  通过司法强制拍卖,刘某名下3处房产拍得资金按照最后一次重审判决确定金额,被划拨给曾某等3人,该案执行完毕。此时合伙企业法颁布实施两年,但相关司法解释尚未健全,刘某继续申诉。

  2003年,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刘某的申诉,根据刘某与曾某等3人签订的协议书中关于“投股”“退股”“分利”等约定内容,推翻了前述各次判决的认定结论,确认刘某与曾某等3人合开酒楼的性质属于合伙经营,因酒店停业后双方未对合伙财物进行清算,故无法厘清各方应承担的亏损比例,曾某等3人提出按原投股金额退还股金的要求没有法律事实根据,应推定各合伙人按原投股金额全额承担各自亏损。另凭着对外筹借的资金有借条等证据,且无反证表示为补充投资的股金,故判定这部分款项为借款,刘某应当退还。

  2004年,刘某根据自治区高院再审判决向一审法院提出执行回转申请,要求曾某等3人退还原执行所获超出自己应退部分的金额。

  申请执行回转过程中,刘某与曾某等人因对再审结论及执行有争议、异议,又进行了多轮诉访,加之案件主办人、经办人因退休、调动等原因多次更换,少数办案人员责任心不强、畏难情绪重,对执行回转申请一直未能予以立案。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启动“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行动,铁拳整治可执行而未执行的积旧案件,刘某的执行回转申请被七星区法院主动清查出来,作为典型案件挂上该院执行局首批重点清办名单,并于2017年初正式立案。

  然而受历史因素影响,该案自立案后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2019年至2020年,案中两名负有执行回转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先后因病离世,相关继承人以原执行款分配存在纠纷、原履行义务人对执行回转有异议等各种理由,拒不履行退款义务。

  七星区法院领导集体研判后作出决定,更换该案原办理团队成员,指定新任执行局副局长朱捷督办。

  朱捷受命后立即在局内挑选年轻无包袱、业务能力强、政治素养过硬的法官、干警重新组建了案件专班。

  在两摞多达数百页的案件卷宗里,主办团队提取出自首次判决以来的6本判决、裁定书,6套执行回转申请材料,近20页执行财产数据。经过核算,确定各次执行所得金额、刘某应退还的数额、曾某3人各应返还的数额。

  相关义务人提出,原执行款系委托一人代领,而代领人未交付相应款项,故无款可退,拒绝执行。主办团队在朱捷主持下召开专案研讨会,对这个问题进行研判。

  研判结论是:执行回转义务人与原案件当事人之间的执行款分配纠纷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依照法律规定,执行回转义务人应按照原执行所依据的生效判决确定的各人应得金额进行返还,因执行款代领产生的纠纷属于新的法律关系,可以保管合同纠纷为由另行起诉。

  一个事实逻辑清楚、法律依据明确、切实可行的新的执行策略就此落地。随后,主办团队多次下达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约谈相关人员,敦促履行退款,但部分义务人的继承人又以继承手续尚未办完继续推脱。

  “查找其他可执行财产,准备强制执行。”朱捷果断下令。今年2月至3月,主办团队对曾某等人名下多处房产进行查封,阻止有关继承手续的办理。此举极大地震慑了执行回转义务人。

  今年4月,执行回转退款义务全部履行完毕;5月,相关房产全部解封;6月,全案办结。

  从1994年首次判决到2003年再审改判,9年当中是法律制度的进一步成熟,也表现出了司法者运用法律的水平差异。从2004年首次执行回转申请到2021年执行回转成功,17年的历程是司法执行队伍素质不断提升的过程,表现出了司法机关善于反思、敢于纠错的勇气和担当。

  在这起历经曲折的执行回转案件中,值得反复推敲的还有对执行回转这一法律救济制度所立足的目标追求的探察。

  从触发条件来说,发生执行回转的原因主要有三种:一是先予执行的裁定被本院的生效判决或二审的终审判决撤销的;二是判决、裁定执行完毕后被本院或上级法院经审判监督程序撤销或变更的;三是据以执行的法律文书确有错误被依法撤销的。由此可知,执行回转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据以执行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变更,而这种情况下往往伴随着原判决、执行所依据的法律、事实或程序确有错误或出现了重大变化。但不论哪一种情况,相关后果都不应由当事人来承担。

  我国坚持有利于当事人原则,尤其是对当事人有除权、增加义务负担影响的,因此当原执行确有不当损害当事人利益的理由时,就不得不采取回转救济措施。因此,执行回转首先是纠正了原不当执行对当事人造成的错误影响,阻止、减少或弥补了他们的损失。

  从社会效果来看,执行回转是司法诚信的表现,人民群众与司法和法律之间的信任需要这种诚信来予以加固和维持。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不仅需要国家层面通过不断完善立法、加强司法、打造铁军来实现,也需要司法机关和每一位司法人员通过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多一点耐心、多一点责任心、多一点担当,甚至多一点勇气来保证。香港六合特别号码资料星期六高手网8546

Power by DedeCms